Ziggy

偶尔抽风 经常神经 吃的很杂 消化很少 最喜欢在马原课上码文了呢

我家大门常打开
欢迎微博难民

其实还蛮喜欢原著里的白狼小哥的. ..
到了MCU就改成冬兵了....
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啊啊啊 刚发现Mary温切死他演过老友记

亲爱的这发际线咱不秀了行不

作为杂食想说 杂食只是不在乎cp里的人数和排列组合 但是ooc就不好了诶*罒▽罒*
以及 每天看评论也会很有意思
太太的小粉丝们说的话都很有年味
今年是什么年来着?

去看了英雄本色
最喜欢吃盒饭的马哥了
又帅又可怜又可爱

就像是和一个比我年纪大很多的男朋友去看电影约会
他要给我讲他那个年代的人 都做些什么梦

作为一部影片的灵魂
火并的最后一颗子弹 就是要负责把他打成筛子的
那是我见过   流血流得最帅的人
好像他不是挨打挨枪子的那个
是了
你根本不在意他穿了什么 干了什么 是否还站的起来 是否还有呼吸 是否还相信
我从一开始 到结束 都坚信他的尼子料大衣
也许在码头 就是他想要的结局

死在追求自己的路上

“我发誓我这辈子不要再让别人用枪指着我的头!”

我发誓。

其实这个世界本没什么可指望的
就像
其实我们本来也没必要依靠这个世界活着

没了也就没了 当然活着更好
Zack显然是一个乐观浪漫的理想主义者
他相信人,而我不相信。

这个充满了阴暗和爆炸的电影公司
其实还满是希望的,
哥谭和大都会依旧会和平,依旧有人守护。
阿卡姆也日以继日的培养着他们独特的人才。

可是漫画只是漫画,就算搬上荧幕,
也总归是现实永远无法触及的单纯美好。

I tried, to live, to believe, even to love.

【温家双煞】【SD】S13E01脑洞

昨天夜里,感谢勤勤恳恳的字幕组大大,在北美播出当天就守候到了SPN新一季的更新。

不评价剧情啥的了,免得被西红柿砸脑袋。【西红柿很无辜】

但是看到了一个梗我真的忍不住不吐槽...

所以还没有看的小伙伴不要点进来,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剧透,但是

剧透慎!!!!!!


首先

大家应该都还记得这个妹子吧




【图一:三米哥哥的胸肌使我瞳孔放大】

【图二:标准迷妹】

没错没错,这就是Becky妹子,SPN剧组中跨次元设定不可缺少的人物!

Becky妹子的设定就是死忠粉,真爱,有产出,还是滋滋冒油的肉文产出的那种。真的是放在哪里都是宝贝啊!太太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动物没有之一。


然而,就在最新一季更新的SPN里,我们却能看到这样一幕:



等等?什么?丁哥是Becky?

虽然这个在前面买了一个伏笔,但是隔了将近半集也就是二十分钟,我全然忘记了好吗!!!!

当时满脑子就是丁哥迷妹一样的看着三米,在他挥刀的时候双手握拳位于下巴下方,然后冒着星星眼。

虽然后来一秒就明白了只是重名,这是一个隐喻。

可是这个巧合,真的让我爆炸了很久。


总之兄弟俩的颜值都是棒棒哒

这一集也蛮好看哒

具体是怎么个情节,唔,还是要看了原剧才好。

温家双煞大法好,谁来了都死不了。

【前两张图来自微博】【感谢字幕组辛勤付出】

【这应该不算剧透吧...】

【冬叉】肯德基AU

唉,本来打算就此封笔的,可是为什么叉那么好吃,为什么?

上一次写文还是高三呢,想想我真是有病。

 

在肯德基吃鸡的脑洞,就是想污我叉叔。

 

摘要:辣翅哪有你辣呀?

 

布洛克是一家肯德基分店的店员,负责洗盘子收拾桌子。他每天的工作其实很简单,等着店长史蒂夫叫他:“五号桌的客人走了!”就过去把餐盘收好,垃圾倒掉,桌子擦干净,然后回身瞪一眼那些趁着他弯腰对他面包臀图谋不轨的客人。如果他们敢动手动脚,他也不介意动手。无聊的时候,他就盯着站在柜台后面的史蒂夫的胸看,想些不该跟别人说的事情。

 

这样下来,每每工资在自己手里没捂热乎,就被扣去一大半,赔被砸坏的桌子椅子。

 

店里的人也很好相处,店长史蒂夫养眼,柜员娜塔莎幽默,后厨里忙活的克林特和布鲁斯也都是好人。当然,如果负责核算和财务的史塔克不扣他工资,他也愿意把他叫做好人。

 

日子本来应该这么过,反正他只要饿不死,钱多钱少都照样过活。

可是后来,肯德基和所有的快餐店一样,开始发展了外卖服务。一通电话就有派送员把热腾腾的炸鸡和助兴的可乐送到家门口,加上推广期的折扣,大家都乐得省时省力。

逐渐的,来实体店消费的人越来越少,布洛克也越来越闲,到了后来,得到的提成也越来越少,毕竟要划出一部分来支付新来的家伙的工资。

 

他叫詹姆斯布凯南巴恩斯。

 

布洛克不喜欢这个家伙,一来就直接往椅子上一坐,直到史蒂夫叫他餐准备好了,才走到后厨去,不一会又出去,话也不讲一句。没意思,这人没意思。布洛克看着他骑上电瓶车,硬生生把轮胎压瘪了半寸,对这个抢他工作还破他钱财的家伙满是不屑。

 

听说他原先是在别家店后厨炸鸡的。有一次事故,生生炸掉了他整条左胳膊,脑子也不太灵光了。发小史蒂夫动用一点关系把他调到自己分店里来负责派送,才算没有断了生路。

 

亏得没炸坏了脸。在布洛克想到这点的时候,他隐约觉得自己会在某一个宇宙一语成谶。

 

“布洛克。”他觉得自己怎么也要自我介绍一下,也许新来的只是害羞。

“詹姆斯布凯南巴恩斯。”

“太长不记。”

“巴基,叫我巴基。”

 

有一次,在布洛克靠着墙打盹做春梦的时候,他隐约听见娜塔莎和巴基在聊天。

“听着,喜欢就去示好。”

“示好就是给他送东西,对她好,让他开心。”

“送什么?就送你觉得好的,好吃的、好玩的都行。”

 

翌日。

布洛克看看巴基手里的奥尔良烤翅,又看看巴基的眼睛。愣了半晌,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布洛克,给你讲个事,好笑的。”

布洛克一边吃鸡,本来想拒绝。毕竟他不信巴基能说出什么好笑的事情。但是转念一个反应,吃人家嘴软。就塞着满口的鸡肉,说了一个介于“哼”和“嗯”之间的字,算是答应。

巴基咽了一口口水,不知道是被布洛克的吃相激馋了,还是想给自己接下来的节目打打气。

“从前…”巴基看布洛克不再专心吃鸡,反而专注于看他讲,不由得更紧张。

“从前有一个女孩叫小蔡,后来她登上了肯德基豪华午餐。”

布洛克打了个哆嗦,觉得天气冷了,得多穿一些。但是还是咧了咧嘴,算是给面子地笑了一下。

 

布洛克不记得他们是怎么滚在一起的了。也许是在更衣室里互相打量了几眼之后,也许更早。但是布洛克觉得,能从后厨偷鸡翅给他吃的人,多少也是想对他好的。

而且,有一个人可以在上班时间一起打发时间,解决生理问题,还可以分摊房租,他很乐意。

 

但是眼下,有点太过了。

巴基举着一个裹着面包屑被炸到金黄的辣翅翅根,绿色的眼睛放着光,嘴角和往常一样向下,突然开启一条缝:

“试试?”

 

布洛克很想收回对于巴基的所有评价。这个不怎么说话的家伙,只是看起来不会玩、没意思。

 

彩蛋

史蒂夫:唔,上面要统计有没有什么建议,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吗?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包子脸先生:什么时候出李子味的圣代?

耳朵灵敏,需要墨镜:可以把更衣室修得隔音一些吗?

安心炸鸡:请给后厨的炸鸡柜上锁,铁手也撬不开的那种。

开封菜扛把子:休息室加把锁吧。

资本主义侵害工薪阶层利益:辣翅上的面包屑可以少放一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