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肉导购

已停产停业 不要关注我啦 关注我的可以取关啦

看卷老师书里这段描写女体高潮我觉得莫名带感啊。

表白卷老师

话说上回书
我们清【wu】新【rou】可【bu】爱【huan】的导购由于连续三天七十二篇纯污水pwp文章看伤了,一时间性冷淡到有障碍
本着头疼医腚的医学基本原则,她给自己开了一张药方——再去刷小甜饼~
又是几十篇刷下来。。。真是甜的我牙疼。。。
于是就有了这一篇刷文心得

锤基每一篇甜饼都是诶我鸡腿呢?!诶我布丁呢?!诶我弟弟呢??诶我哥的智商呢??
如此这般,我只能说,情商与发际线高度成正比。

盾冬永远都是人群当中我看你一眼又一眼,你却视我不见,直到我手里拿了一杯牛奶。
经得起时间洗礼,战争也无法摧毁,这种甜就是有一种夕阳红的温馨味道。

温家双煞/SD就是在彼此互相舔伤口的时候告诉你世上不止你一个Winchester,但仅我一个能这样爱你。
不管怎样,看了一堆1.5米×Dean的SM污水的我来说,已经是足够了。

德哈的千纸鹤,炫富,一切不经意间的温柔。
也许是因为这一对最早认定的cp,这其实是我理想的情感状态。所以看的时候太容易入戏了啊啊啊!给我一个少爷我帮他护理好头发。

EC的甜都是幻觉。

亚梅是在用举国欢庆宣誓忠贞不渝,在乱世之中告诉彼此我心永恒,然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衣服洗一下,把马喂一下,盔甲要打磨,房间要打扫,把这些都干完洗干净来找我。
全英格兰都认证的王夫,全腐圈认可的日常卖糖最佳西皮。

SK是在用逻辑谈恋爱,所以情节合理,逻辑严密,甜到说不出话,每一章都很有场面感,小贱长上扬的嘴角,微露的小虎牙,轻抬的下巴,应上还在滔滔不绝吐出专业名词的半瓦肯的两瓣嘴。

【其实我是来扩关的,欢迎勾搭,随时导购】

。。。连续看了三天的pwp污水 ,终于算是看腻了。。。
戒肉啦~改吃素
说一下心得:
比起锤基-你要做的时候我说什么是什么,你不要做的时候还是我说什么是什么 的布丁般的冷艳
EC-我乐意的时候我就叫给你听,我不乐意的时候你叫我也不听 鱼翅般的华美
盾冬-做的时候野德像狼,做完之后那无辜的脸好的好像是我捅的他一样 牛奶般的温馨
我还是更偏爱SD-做么!  来! 的脆皮派般的爽快

我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鬼才信】喝清水。。。
你们只当我是长时间幻肢ber起导致的功能障碍罢=_=

而我依旧爱你们 所以我放Jensen大美人来勾引你们
【如有共勉欢迎随时勾搭 我私聊发肉给大家吃】

你们难道都不爱dean吗?
我ballball你们不要欺负他好不好。。。
连续几篇pwp都是1.5米好没人性的性虐待啊啊啊啊啊
我家丁丁那么美为什么要被如此残害!!
莫非写这些的太太们你们都是M所以写这种带劲的么。。。
啊啊啊我要去刷小甜饼恢复一下受伤的小心灵
再也不敢搜pwp+sd 的tag 了

重温

十七刷神夏三 让我想到了一个神话故事


有一个恶魔被神仙锁在了箱子里


恶魔对自己发誓道:谁要是能在一百年之内就我出去 我就实现谁的三个愿望


no answers


一百年后,他又说——谁要是在这个世纪就我出去 我就实现谁一个愿望


no answers either


两百年的怨念让他发疯


他发誓:谁要是现在就我出去 我就要杀了他!


——————————————————————————————


you asked me to stop it.now i'm here,alive.


(但是就好像情侣们日常那样,停下是会停下 只是晚了些)


所以,怪不得John抓狂,也怪不得Sher不理解


怪不得魔法特不更,也怪不得我们砸窗户


虐出你的肠子

福华:Just stop it. Stop this.


锤基:please tell me this is your another trick...


亚梅:Long live the queen and the queen only.


楼诚:原汪伪政府官员李诚交代材料


【说着我吐了一个泡泡】


【有人有肾宝么】


【远远的我看见一个西红柿向我飞来】


【远远一个声音飘来:嫂夫人有多久没给你写信了?】


毒靖通幽处,绕床弄青梅


学理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腐眼看人基

每次看见数学课上学霸A和学霸B撕数形结合好还是直接二阶导,我脑补的下一步都是一方被按到黑板上被强吻封住嘴

每次看到物理课上学霸C和学霸D算出的答案是相反数,都会脑补出两个人激烈争吵然后发现只是初速度方向定义不同,然后相视一笑,尽是温柔。

每次一上化学课就脑补出学霸E和学霸F因为除杂试剂的最优选择窝在实验室里穿着白大褂冥思苦想。久久不得答案只好干点别的什么分散注意力。

每次上生物课我都想死。想死到不在脑补。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当初会学理。也许我跟生物是真爱,老夫老妻那种即使不再有激情但依然得一起过下去的亲情。也许他爱我爱得深沉。

但是我认为更有可能的。是生物学的好的大多猥琐,而我不。你们信的。